20年后马云再登《福布斯》封面,聚焦人生新篇章

近日,马云再次登上《福布斯》封面,当年的记者Justin Doebele撰写封面文章《马云为名下公益基金会勾勒宏大愿景》,聚焦马云卸任后的新篇章:公益。在谈到自己的公益基金会5年后的面貌时,马云表示,它将是一家受人敬重的机构,一家通过高效的方式从事公益的机构。

马云再登《福布斯》封面

马云表示自己会先学习研究,倾听全世界各种关于公益的想法。“我不赶时间,我想用一年的时间去各个国家,和教育部长们交流,和学校们交流,和老师们交流,和那些拥有伟大创想的人们交流。”马云说。

马云在最后一次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身份对所有股东写的公开信中表示,“我会投入更多的时间到教育、公益、环保。”早在2014年,马云个人就设立了马云公益基金会。截至目前,已经为各项公益活动提供了至少3亿美元的资金。

马云(图源微博)

另外,虽然目前马云的公益基金会只有1个办事处,全职员工不到30人,但《福布斯》看好基金会未来的发展。20年前,当阿里巴巴刚成立不久,只有150名员工,马云第一次登上《福布斯》封面的时候,他就曾向《福布斯》宣告,他决心将阿里巴巴打造成全球十大网站之一。

现在才知道,原来哈利波特中的隐藏了这些笑点

多比把罗恩叫成了“韦崽”。斯拉格霍恩则把罗恩叫成了罗伯特。

二、状况百出的魔咒课和无辜的弗立维教授

弗立维教授是个白头发的萌萌哒小个子,但其实年轻时是决斗冠军,据(洛哈特)说精通令人着迷的魔法。他无疑是个好老师,天资一般的纳威在也拿到了的O.W.Ls.的“良好”。他对待学生们也很温和,总是让每个人都通过考试,很受学生们的欢迎。他的魔咒课上,一般都很热闹,大家都玩得很开心,三人组常常利用课上的时间进行各种秘密交谈。

罗琳女士特别喜欢描写魔咒课上格里芬多的学生出的状况百出。

《魔法石》的第一节魔咒课上,西莫就把本该悬浮起来的羽毛捅着了火,哈利只能靠麻瓜的方法——用帽子扑去灭火,罗恩和赫敏还因为这个咒语结下了梁子。

《阿兹卡班的囚徒》里,哈利的快乐咒语期末考试把消除紧张不安方面做得过头了些,使得他的搭档罗恩最后一阵阵歇斯底里的大笑,不得不待了一个小时以后才能继续考试。想想吧,可怜的罗恩一个人在一个安静空旷的房间里狂笑一个小时……

《火焰杯》中罗恩的驱逐咒一次撞掉了帕瓦蒂的帽子,第二次直接把枝形吊灯撞掉到讲台上了。

《凤凰社》里哈利和罗恩的无声无息咒都表现不佳,一个把青蛙戳成绿气球,一个戳着青蛙的眼睛,双双被罚额外的练习。

《混血王子》中这对难兄难弟一个把本来要变成酒的醋结了冰,一个把烧杯弄炸了,又一次被罚课外练习。

不仅如此,当学生们练习咒语出状况时,无辜的弗立维教授总是中招。

《密室》中,罗恩被打人柳打坏的魔杖从手里飞了出去,将弗立维教授的眉心打出“一个绿色的、扑扑跳的大鼓包”。

《火焰杯》中的纳威练习驱逐咒时将弗立维教授弄得满屋乱飞,弗立维教授最后无奈地落在一个柜子上。

《混血王子》中,西莫憧憬幻影显形太过头来了,结果让清水如泉咒变成了一道水龙,从天花板上弹下来打在弗立维教授的脸上。西莫被罚抄写句子“我是个巫师,不是乱挥棍子的狒狒”——弗立维教授还挺有幽默感的。

三、德思礼一家吃的魔法苦头

虽然德思礼一家人极度厌恶和恐惧魔法,但每年这家人都似乎要因为魔法而吃点苦头。《凤凰社》中弗农姨夫的大爆发是极好的总结:“……猫头鹰把这里当成了疗养所,布丁炸开了花,半个起居室被糟蹋得不成样子,达力长出了尾巴,玛姬在天花板上飘来飘去,还有那辆会飞的福特安格利亚车……”。

据说罗琳女士极其讨厌弗农#德思礼这个人物。我倒觉得离开哈利的视角,弗农姨夫的爆发其实也算情有可原。如果说猫头鹰雨(《凤凰社》)和会飞的福特安格利亚车(《密室》)可以归于德思礼一家对魔法过于敏感,以下这些则是实实在在的悲惨遭遇了:

《魔法石》因为弗农姨夫侮辱了邓布利多,愤怒的海格施了个不成功的变形术,达力长出了猪尾巴,达力性格再恶劣也只是个11岁的未成年人,海格这么做其实很过分。更何况,当时出言不逊的是弗农姨夫而不是达力,“父债子偿”是不可取的。哈利是7月31日的生日,9月1号德思礼家才不得不把他带到伦敦去做手术割掉猪尾巴。我们跟随哈利的视角进入了魔法世界。达力被轻飘飘地带过了。可是想象一下,一个月的时间里,11岁的少年达力要经历多少猪尾巴带来的痛苦和屈辱。他不敢出门,否则一定会遭受同龄人的嘲弄。本来9月1日是他进入中学的日子,他兴高采烈地要进入父亲的母校,但不得不错过开学去做手术,不知道德思礼夫妇怎么和医护人员解释猪尾巴,手术的疼痛之外搞不好还会留下永久伤疤……不说了。虽然我很喜欢海格,但这里他的确有滥用魔法的嫌疑。

《密室》家养小精灵多比施了个悬停咒语把布丁摔碎了,厨房的墙和窗口上都是奶油,招致了魔法部的猫头鹰警告,致使弗农姨夫丢了订单。按弗农姨夫的意思,如果订单能拿下,就能买得起马略卡岛的度假别墅了。换了我也得生气,那得是多大金额的一笔订单啊。小孩子不懂生活的柴米油盐。但试想一下,如果你是一个上班族,没日没夜地加班改ppt争取来的大客户,甚至妻子儿子都帮着准备了2个礼拜的家宴,最后因为蠢兮兮的外甥功亏一篑。轻则被领导臭骂一顿,短期内无望升职加薪,重则丢了工作,在业内名誉扫地。我知道你们要说这不是哈利的错,但弗农姨夫不知道啊,他又没看见多比。

《阿兹卡班的囚徒》中是玛姬姑妈侮辱了哈利的父母,哈利怒而将其吹胀,她膨胀成一个大气球,手指头粗得像香肠。玛姬姑妈确实嘴欠,这一段按下不表。

《火焰杯》中因为韦斯莱父子四人的到来,德思礼家封死的壁炉被炸开,平时一尘不染的起居室里满是碎砖头和灰尘。达力被诱惑吃了双胞胎发明的肥舌太妃糖,舌头一直肿到四尺多长,也就是1米2多点。我承认这个桥段满满的都是笑点,不过怎么每次倒霉的都是达力……

如果说前四部只是恶作剧的级别,《凤凰社》中达力实实在在遭遇了危险——摄魂怪差点吸去了他的灵魂。也就是在摄魂怪事件之后,弗农姨夫大爆发,嚷嚷出了上面的话。又是达力在遭罪。不过,摄魂怪事件之后,D哥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毕竟达力只有15岁,人生的路还长着呢。

《混血王子》算是不错的。除了被克利切弄脏地板和酒杯撞撞脑袋之外,德思礼一家没有受到实质性魔法伤害,可能因为这个暑假哈利只待了两个个星期就离开了,并且这次他们遭遇的不是海格、多比和双胞胎,而是邓布利多。

四、罗恩和赫敏的有爱互动

同人粉频频拆罗赫官配的行为令人匪夷所思。明明从第一部开始,罗恩和赫敏的互动就甜得很啊,尤其是回头看,前后呼应的桥段很多。

1、悬浮咒“羽加迪姆 勒维奥萨”和“你到底是不是个巫师啊”

《魔法石》中的第一节魔咒课上,罗恩和赫敏一组练习悬浮咒语“羽加迪姆 勒维奥萨”,罗恩表现不佳,而赫敏表现出色,赫敏还指导罗恩如何正确地念咒和挥舞魔杖,这是罗恩第一次被描写实施某个具体的咒语。

没过多久三人组在万圣节遭遇了巨怪,罗恩也是下意识地用了这个咒语使得巨怪被飘起来的棒子打昏。

三人组在保护魔法石的第二个机关遭遇了魔鬼网,哈利让赫敏点火烧魔鬼网,赫敏级的大叫“可是这里没有木柴啊”,罗恩讽刺道“你到底是不是个女巫啊?”

《死亡圣器》中,三人组急急忙忙赶到打人柳那里想进入尖叫棚屋。罗恩喘着粗气说,我们怎么进去呢……如果我们还带着克鲁克山……赫敏说,克鲁克山?你到底是不是巫师呀?罗恩恍然大悟,指挥一根树枝,使出了“羽加迪姆 勒维奥萨”。这也是罗恩最后一次被描写实施某个具体的咒语。

悬浮咒恐怕是哈利·波特系列中除了缴械咒之外出场频率最高的咒语之一了。哈利本人也用过很多次。

O.W.Ls魔咒学考试上,“他(哈利)低头看着第一个问题:a)写出能使物体飞起来的咒语;b)描述挥动魔杖的动作。哈利立刻回想起一根木棒高高地飞到空中,然后响亮地敲在巨怪厚厚脑壳上的情形”。

不久之后,哈利和小伙伴们闯进了魔法部神秘事务司,在追击贝拉特里克斯时,他也是用这个咒语摆脱了大脑的缠绕。

《死亡圣器》中,哈利和海格遭遇摄魂怪的埋伏,车斗脱离了摩托车,这个咒语也使哈利避免了下坠。

2、“甘普基本变形法则”的五大例外

类似的桥段还出现在《死亡圣器》三人组流亡期间,罗恩和赫敏关于食物的问题大吵一架,赫敏说“食物是‘甘普基本变形法则’的五大例外的第一项——”,“不可能凭空变出美味佳肴。回到霍格沃兹的有求必应屋里,纳威说不知道为什么这屋子无法提供食物。罗恩突然来了句“食物是‘甘普基本变形法则’的五大例外之一。”吃瓜群众们大吃一惊。

3、混淆咒

赫敏一般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才会违反纪律和原则,能让她例外的也只有罗恩了。

六年级的格林芬多魁地奇球队守门员选拔上,赫敏对罗恩最强力的竞争对手考迈克?麦克拉根(Cormac McLaggen)施了混淆咒导致后者落选,只有哈利发现了这个秘密,罗恩本人始终不知道。

巧合的是,十九年后的霍格沃兹站台上,罗恩抢先一步向哈利“告状”:“赫敏不相信我能通过麻瓜驾驶考试,是不是啊?赫敏?她还以为我不得不对考官使混淆咒呢。”赫敏赶紧撇清:“我可没有,我对你完全放心。”然而下一秒罗恩就跟哈利咬耳朵:“其实,我是使了混淆咒。”

4、家养小精灵

对待家养小精灵的态度其实很能反映三人组的性格特点:

哈利:善良的天性使得他温和地对待家养小精灵,但其实哈利内心渴望温暖的家庭生活。他希望自己是个平凡人,“融入”魔法界。对解放家养小精灵这种颠覆性、革命性的事业并不主动。对待赫敏的S.P.E.W.不置可否。

赫敏:最强的革命性和主动性,常常用麻瓜现代的民主平等的观念审视中世纪般的魔法界。

罗恩:古老传统的魔法家庭出生。他和大多数巫师一样,“没有把家养小精灵当做与人有着同等感情的生物”,认为照顾巫师、服从巫师是家养小精灵的天性。

罗恩从当上S.P.E.W.的“财务总管”总管那天起,就没有停止过对S.P.E.W.的反对和冷嘲热讽。正是如此,罗恩的那句“我是说应该叫他们赶紧逃走。我们不想再出现更多的多比,对吗?不能要求他们为我们去死——”才如此令人动容。当你的爱人,克服了成见,终于打心眼里认同了你的价值观,理解了你打算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你能回应的,只有热吻。

寻找书中罗赫斗嘴的桥段是我的乐趣之一。罗恩是吐槽小能手,赫敏是学霸,俩人斗嘴的水平旗鼓相当。但其实至少从《密室》开始,无论是被德拉科辱骂“泥巴种”还是被蛇怪攻击,在赫敏的问题上,罗恩就显得比哈利在意和敏感。在赫敏崇拜吉德罗·洛哈特的问题上,罗恩更是极尽挖苦之能,直到《火焰杯》里还不时地小声嘀咕嘀咕。

虽然是个迟钝型的直男,但毕竟和罗赫朝夕相处,俩人间的情感暗流哈利还是隐隐约约有所感觉。典型的例如《凤凰社》里赫敏企图说服哈利不要利用乌姆里奇的炉火与小天狼星联系,被哈利强势拒绝之后,赫敏向罗恩求助,这让哈利想起了韦斯莱夫人向韦斯莱先生求助的情形。但救世之星的社会责任太重,连自己的个人感情生活都一团乱麻,对两位好友的感情自然也顾不上细想。所以同对待赫敏的解放家养小精灵事业的态度类似,对罗赫恋情哈利基本一直抱着顺其自然、袖手旁观的态度。

无论哈利助不助攻,俩人还是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17年后,34岁的赫敏已经当上了法律执行司的副司长,就罗恩威胁孩子们不进格里芬多就解除继承权来看,做生意也挣了不少家底。一个从政,一个经商,从事业上来说,赫敏和罗恩这一对也是绝配啊。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马云原来是个富二代,他老爸居然这么牛逼

天天说马云,逛淘宝,看阿里巴巴,马云说自己最喜爱当教师的时分,还说不知道钱是什么,没有拿过薪酬,这让吃土的咱们情何以堪……可是很少有人重视马云的父亲究竟是什么一个角色。

马云的父亲马来法,78岁,浙江杭州人,浙江省曲艺家协会第四、五届主席。 看这头衔,其实老爷子也是有根柢的人啊。

1999年7月退休后,马来法一直在从事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曲艺类项意图维护作业,至今已撰写、发表相关论文10余篇。其中,《浙江曲艺的生态现状及考虑》获第五届中国曲艺牡丹奖理论奖,他本人也荣获首届浙江省精神家园守护者荣誉奖。

说起曲艺,马来法如数家珍,喋喋不休,当被问到自己喜爱曲艺是否影响到儿子马云的时分,马来法连忙表示,“咱们家有一个准则,各人有各人的作业”。马来法历来不干涉马云的作业,自己也不让马云太捆绑自己。

正如有的网友说的:1、盖茨的书不会通知你他母亲是IBM董事,是她给儿子促成了榜首单大生意。 2、巴菲特的书只会通知你他8岁就知道去观赏纽交所,但不会通知你他国会议员的父亲带他去的,是高盛的董事招待的。 3、王石的那些自传更不会通知你,他的前老丈人是当年的广东省委副书记。 4、华为的任正非不会通知你其岳父曾任四川省副省长。 5、马化腾不会通知你他的父亲是盐田港上市公司董事,腾讯的榜首笔出资来自李泽楷,李泽楷与盐田港母公司啥联系无需多说。 6、任志强不会通知你他父亲是从前的商业部副部长。

不论成功是不是偶尔,老爷子历来不因为儿子是首富就自豪,也是值得敬仰。

刘亦菲霸气侧漏!迪士尼晒出束发版木兰剧照

原标题:刘亦菲霸气侧漏!迪士尼晒出束发版木兰剧照 来源:快科技

对于不少期待《花木兰》真人版的影迷来说,迪士尼即将放出这部电影的预告,而他们官方微博已经说明了此事。

从迪士尼官方晒出的图片看,这张新的剧照,展示了束发版的木兰。从剧照看,刘亦菲饰演的木兰纯素颜出镜,脸上布满经年风吹日晒的“丑妆糙痕”,对抗巩俐饰演的女巫“魔爪”。

迪士尼曾在1998年制作《花木兰》动画电影,获得了1999年奥斯卡金像奖最佳配乐奖提名,并在全球取得了3亿美元的票房。

迪士尼此番对于《花木兰》的投入不小,除了主演刘亦菲之外,还有甄子丹饰演的导师、巩俐饰演的反派和李连杰饰演的皇帝,同时还邀请到了负责《雷神3》的后期团队进行特效制作,而男主角是来自新西兰的华裔演员Yoson An,其将饰演陈洪辉(音译,Chen Honghui),一名自信而雄心勃勃的新兵,加入了指挥官Tung的部队,成为木兰最重要的盟友和最终的爱人。

据悉,影片将于2020年3月27日在北美上映,国内上映时间还没有最终确定。

【来源:快科技】【作者:雪花】

一件上万元,马云、王菲都穿过的羽绒服品牌要卖身?

  要说这世上最难穿出美感的衣服是什么,那一定要数羽绒服,臃肿笨重,无法穿出身材线条。

  但有两个品牌把羽绒服这个品类做成了奢侈品,一件动辄售价上万人民币,却很好卖。这两个品牌,一是来自加拿大的加拿大鹅,另一个是来自意大利的Moncler(盟可睐)。

  12月5日,据澎湃新闻援引外媒报道,古驰(Gucci)母公司、法国第二大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有意向收购高端羽绒服品牌Moncler。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晓庆 摄

  近日,开云集团的老对手LVMH集团才宣布,将以总价166亿美元收购美国知名珠宝品牌蒂芙尼。若开云集团收购Moncler成真,这将是奢侈品行业又一笔重磅收购。

  开云集团要买Moncler?

  12月5日,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开云集团有意向收购Moncler。该知情人士称,双方公司的谈判还处于初步阶段,不能确保达成最终协议。

  Moncler创立于1952年,总部设立于意大利米兰,定位为奢华羽绒服的Moncler产品售价都在万元上下。

  彭博社称,今年以来,Moncler的股价已经上涨了33%。截至周三收盘,Moncler报每股38.83欧元,市值约98亿欧元。

  作为全球奢侈品巨头之一,开云集团旗下拥有多个时尚、皮具、珠宝和腕表品牌,具体包括古驰(Gucci)、圣罗兰(Saint Laurent)、宝缇嘉(Bottega Veneta)、巴黎世家(Balenciaga)、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等。据彭博社报道,近年来开云集团的业绩愈加依赖旗下古驰品牌,今年上半年,四分之三的营业利润均来自古驰。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资料图)

  若收购成功,Moncler将为开云集团新添一个增长迅速的品牌。彭博社称,即使是在蓬勃发展的奢侈品行业,Moncler的发展也可谓迅速。根据前三季度的财报显示,Moncler今年前9个月的销售额增长了12%(根据固定汇率计算),公司称对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充满信心。目前,Moncler在大中华地区共开设了49家门店。

  奢侈品巨头密集收购

  近日,奢侈品行业大动作不断。

  开云集团的竞争对手法国LVMH集团已于美东时间11月25日宣布与美国高级珠宝品牌Tiffany达成交易,将以每股135美元,总价约合162亿美元收购Tiffany,这是LVMH集团历史上最昂贵的并购交易,同时也是奢侈品行业最大的收购。

  LVMH与开云这两大奢侈品行业的龙头企业,早已不是第一次正面交战。

  2018年,开云旗下的头部品牌Gucci首次从米兰移师到LVMH大本营巴黎办秀,不少人认为这正是对法国奢侈巨头LVMH的一次挑衅。今年4月,巴黎圣母院发生起火事故后,开云集团与LVMH先后分别宣布捐款1亿与2亿欧元用于重建。

  就在上周,曾经被开云招致麾下的可持续环保品牌Stella McCartney又转投LVMH,大家已经对两个巨头“正面扛”习以为常。

  尽管开云来势汹汹,但其体量较LVMH仍有四倍之差。可以预见,如果开云不做迅速调整,必遭LVMH重挫。开云集团或许意识到品牌矩阵协调的威力,正在发掘类似Moncler的更多潜力品牌。

  Moncler是谁?

  Moncler最初以帐篷和睡袋等户外登山产品为主营业务,当时跟奢侈毫不沾边,后于2003年被出身服装世家的Remo Ruffuni收购才逐渐时尚化并正式踏入奢侈品行业。

  2018年Moncler品牌实现营收折合人民币111.44亿元,位居羽绒服行业第一名,享有“羽皇”盛名,其线下拥有零售网点386家。

  Moncler的核心羽绒服价格基本都是上万元人民币。马云曾穿着Moncler参加世界互联网大会,抖森、贝克汉姆、麦当娜、王菲、范冰冰、李晨、舒淇、章子怡、李易峰、鹿晗等明星也都曾穿着Moncler出现在公众场合。

  图片来源:Moncler官网

  2009年,Moncler进入中国市场,首家旗舰店落户上海恒隆广场。目前已进驻北京三里屯、北京SKP、上海芮欧、上海环贸iapm、成都IFS等购物中心。

  Moncler也在中国上线了官方在线商城,但它看起来似乎不那么友好,每经小编花了一些时间才看明白该怎么下单。

  波司登、Moncler和加拿大鹅营收对比 图片来源:天风证券

  路透社在今年一篇分析中写道,Remo Ruffini有望成为“意大利版的Bernard Arnault(LVMH集团老板)”,并将Moncler打造成为下一个LVMH这样的奢侈品帝国。

  如果开云集团想要收购Moncler,必须得到Ruffini的支持,因为Ruffini是Moncler集团最大的股东。据彭博社估计,Ruffini持有Moncler集团约22.5%的股份。

  编辑|卢祥勇 肖勇 杜恒峰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